海外杂志上的中国音箱――金琅优闲2号特别版

INFORMATION

发布时间:2018-05-29 11:19:44

 听一听这款音箱吧! 用入门级的价格买到高品质音箱的机会来了,简直就像是狂欢节游行抛散的免费糖果。以前我曾经告诉人们:这简直是妄想,说胡话! 但是现在,至少我将有能力为自己最喜欢的业余爱好买单。你一定会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来自中国的产品。我们都知道:近年来,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已经花费了数以亿元计的钱来更新设备,使许多产品达到了更高的质量标准。一位企业家兼设计师告诉我:在一次访问中国的时候,他曾看到一些意大利工程师在一家中国的音箱制造厂里安装一套价值100万美元的、电脑控制的木加工设备。这位企业家形容说:“他们只要从工厂的一端运进原木,完成的音箱就会从另一端出来。”。这个国家的基础经济正在从农业转向制造业,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一款山东省制造的音箱表明:中国制造的音箱可以是如此之好,完全能够在世界市场上与任何其它HI-END音箱一争高下。中国人想必已经从什么地方学会了异国情调的艺术设计方法和进入美国市场的营销技巧,也似乎学会了建造第一流的生产线,以及使用最先进的方法和材料。

  这就是金琅的优闲2 号特别版,一款两路分频的音箱,采用了原厂制造的G-2铝带高音单元和132mm中/低音单元,其锥盆是用碳纤维和凯夫拉复合材料制成。根据厂方提供的数据:高音单元的高端响应可达40kHz,低端响应在衰减3dB时为55Hz。分频点为2500Hz,灵敏度为87dB/1W/1m。

  音箱出厂时是配好对的,我拿到的一对样品上具有相同的序列号K00123。前障板是向后倾斜的,以便使高音单元和低音单元的声音同时到达听音者。配对的亮黑皮革和涂漆的支架高度为609mm。试听表明这种音箱对听音位置的要求并不苛刻。整个箱体是下大上小的形状,相对的侧面是不平行的,从228mm宽、279mm深的底面过渡到160mm宽的顶面。箱休重量达到11.25kg,端起来沉甸甸的,表明箱体材料具有不同寻常的密度和声惰性。我拿到的样品是双色调的:在中密度板上用华丽的巴西红木贴皮和黑色钢琴漆涂饰。漆成黑色的倒相孔位于后面板上,接线端子是精致的大型镀金接线柱,安装在厚铝板制作的铭牌上。其外观、精密的工艺和装饰都体现出它的豪华和令人赞叹的质量。有趣的是我发现这款音箱与售价为3500美元的著名的Red Rose Rosebud 2竟是来自同一制造商——中国的金琅。两者在许多地方是相同的,包括金琅原厂的铝带式高音单元、非常相似的中/低音单元和容积相同的倒相式箱体,此外,据Red Rose公司说,所用的喇叭单元是绝不单独出售的。

  这款音箱与我的系统匹配得很好,但它未必能与所有人的系统都达到最佳匹配。我建议你也对这款音箱进行一番听音评价,就像我做的那样。但是,作为一个写评论文章的人,我的任务是使你理解如何才能使这款音箱符合你的听音爱好。首先是把我的参考系统告诉你。
我的房间是矩形的,我把音箱摆放在房间的短边,由于音箱的体积很小,所以摆放起来十分方便。很明显,这款两分频音箱不是全频带的,音乐中最低频段的声音显得比较薄弱。我用专用的测试CD和Radio Shack的声级计在我的听音位置进行了测量,结果是40Hz信号比1kHz参考点的声压级低了7dB,而80至125Hz则被抬高了5至6dB,也就是说,它的频率响应不是平坦的。我相信这种频响是设计师有意所为,是在模仿古老的英国小型监听音箱LS 3/5A的低频响应,那款音箱曾是我的最爱,至今仍令我怀念不已。

  我用优闲2号聆听了弗朗西斯·西纳特拉 (美国歌唱家和演员,生于1915年,以其甜美的嗓音著名,他出演的电影曾于1953年获奥斯卡奖——译者注) 的专辑《Only the Lonely》 (唱片号为Capitol/Alliance-48471) 中的《What’s New》,我发现重放的声音中缺少了一点西纳特拉所特有的、由胸腔共鸣造成的温暖感。究其原因,这是为了用小音箱产生出更多的低音感受,设计师不得不在频响方面做出某些妥协,所以造成了这种现象。不过在聆听女声的时候,这个问题并不明显。

  另一种需要提及的妥协是当频响升高时高音单元的指向性会变窄(即所谓“集束效应”)。但是这种现象是发生在远高于人声的频段以上,对至关重要的中频段没有什么影响。如果你的爱好和我一样,而且听音时坐在两只音箱间的中央轴线上,那么这种现象不会成为问题。在某些情况下,有可能需要把音箱向内扭转一个角度,使其成为“内八字”的样子。

  我想谈的最后、也是最小的一个问题是中/低音单元的效率。和许多动圈喇叭一样,这种单元也需要用大功率的放大器才能推得好。如果你所用的功放足够好,那么这也不会成为问题。总的来说,我认为金琅的设计师在整合这两只喇叭单元方面确实做得非常之好。

  这款音箱非常适合我的要求,因为我不是那种专门追求重量级低音的发烧友,我始终是以人声作为音乐参考标准。也许某个人会告诉你在某个地方双簧管的音高发生了偏差,但我不是这种人(谢天谢地!)。我是一个坚定的静电喇叭提倡者,我喜欢这种喇叭的开放感、空气感、毫不费力的速度和纤细入微的声音表现力。它营造的声场既有开阔的宽度和高度,更有层次丰富的深度,让你觉得可以走进去,可以呆在里面。没有其它类型的音箱可以与之相比,唯一能够与之接近的是带式喇叭。

  我曾试图把一只AAD的203mm低音炮与这款音箱配套使用,这支低音炮是我为了增强家庭影院的低音而购置的。但是这种配置的效果并不好,我觉得在大部分时间里会使低音和中音的低端变得浑浊不堪。我不得不相信:让这款音箱与低音炮精确匹配是一桩非常困难的任务。

此后我又试着用三种不同的功放来推动这款音箱。第一台是经我深度打磨过的Hafler 500 Mos-Fet功放,这台功放还是不错的,但是与这款音箱配合时却会因细微的颗粒感和云雾感而掩盖了大部分性能。切换到另一台Krell KAV 300iL合并式放大器时,产生出的中音声像是令人信服的,细节表现力和速度也很好,这表明带式高音单元进入了最佳状态。低频变得很紧而且控制得非常好,两只单元的配合也显得比用Hafler时更好。缺点是云雾感变得更加明显。

  最后,我最信赖的Audio Research Classic 60电子管/Mos-Fet混合放大器与金琅音箱达到了最佳匹配。我知道会有一些发烧友不同意我的意见。然而我可以说:在使用Krell功放时,你将不得不在速度和低音控制力之间进行折中,才能与Classic 60一样在高音和中音段获得微妙的温暖感,而这正是人声所在的频段。你会发现:由于箱体尺寸很小,所以可以很方便地在室内移动,靠改变音箱与后墙的相对位置就可以调整低音与高音间的平衡。

  对于我来说,良好的声场和定位能力是绝对必须的。金琅音箱能够营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声场:既有宽度,又有深度,而且能够超越房间的边界。当我把灯光调暗,开始播放音乐,周围的墙壁就像魔法般的消失了,我完全沉浸在音乐中。在这种时刻,我真的不再需要任何别的什么了。

  每当我发现了一种真正值得注意而又不为人知的好东西时,作为一个评论者,我的责任就是把自己感到满意的东西介绍给大家。这种东西应该是与众不同的或特别的,或者具有真正价值的。金琅的优闲2号特别版音箱就是这样一件好东西,这款售价为1499美元的音箱其实可以很容易地卖到双倍的价钱。

  你可能已经猜到:我买下了这款音箱。事实上,由于它与我的系统匹配得如此完美而且完全适合我的爱好,以致我在写完这篇评价之前就已经把支票寄出去了。如果你们的音乐品味和我是一样的,我相信你们会马上会和经销商取得联系并要求安排一场试听。


原载于《The Audiophile Voice (发烧友之声) 》杂志第10卷第1期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走进企业 产品中心 发展历程 媒体声音 经销商 联系我们 在线商城